愛奇小說網 > 歷史小說 > 碧海風云之謀定天下 > 第三百八十六章 亡羊
    ..,最快更新碧海風云之謀定天下最新章節!

    李重延已是頭昏腦漲,他本能性覺得,李公公不僅知曉內情,還對他有所隱瞞。

    從最壞的結果來說,如果這一切都是真的,那么他知道了我這身世,他日父皇仙去我登基成帝,就只有他知曉我真實的身份,這豈不叫人寢食難安?

    那日在逸閑閣中,父皇不惜親手在我面前毒殺了韓復,就是要教我做事果斷,將一切阻礙自己的人都要掃除。眼前這個李公公,不正是埋在心頭的一根刺?

    我是不是該殺了他滅了口……

    李重延眼中露出幾分兇光,重新看向李公公。

    李公公是經歷了多少事的老人,一見他如此,怎還會不知他心意,當下急忙磕頭道:“殿下,殿下!老奴是真的不知道啊!”直磕得額頭上都滲出了血。

    李重延見他磕得狠,又猶豫起來。

    他果然不知道這些事?他是父皇貼身的大太監,聽說從當年皇祖母璟太后還在的時候就已經服侍在皇祖母身邊,父皇和自己的事怎會毫不知情?可他若對我有所隱瞞,那究竟是他想假裝不知,還是父皇的授意?倘若是父皇有意讓他對我隱瞞,我卻殺了他……那回頭父皇豈不要怪我?

    又或者他真的是什么都不知道?

    憑李重延的腦子,能想到這樣多的可能性已是不易,只是想得越多他就越躊躇。殺了李公公?那也得想個辦法,總不能現在就找把刀子追著他常青殿滿殿跑,那不是鬧得人盡皆知?不殺他,那也得想想該怎么應對接下來的事。

    一想到自己什么都不是,李重延忽然有種無比的恐慌。

    父皇……父皇!你趕緊回帝都來護著孩兒啊!

    李公公見他頗是猶豫不決,哭訴道:“殿下……老奴已是風燭殘年,剩下沒多少年可活,唯一的心愿就是看著圣上能身清體健。圣上如今正值盛年,而老奴這身子骨怕是連殿下登基的好日子都捱不到。只要殿下自己不說,老奴怎會去平白無故生出事端惹得圣上傷心啊?”

    李重延能聽懂他的意思,他想說的是,他這年紀應該沒等自己登基就已經埋土里了,在此之前自有父皇在,他再怎樣也一定不敢開口胡言亂語。

    “李公公,我沒別的意思,你別誤會。這樣吧,這密信就先擱在我這里,也不要發給父皇,以免擾了他的心神。至于你……反正父皇不在,也不用你伺候,不如回海定莊住些日子,等父皇回了帝都再出來吧?”

    李公公一聽,知道這太子還是不放心,是要將自己軟禁起來。

    既然是軟禁,那至少是能保住性命,眼下的情形李重延是不會讓自己再與外界任何人接觸了,其實他即便不這么做自己也不會與誰去說這事,宮中陰牟國的舊人就只剩自己一個了,能與誰說去?不過如果能因此暫時打消李重延的疑心,能放過自己,暫時離宮也許是個好辦法。

    “老奴多謝太子殿下體恤,那老奴回頭就去收拾收拾,今夜就回海定莊去。”李公公唯恐李重延改

    了心意,急急地行了一禮,便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手中握著這樣大的秘密,換成誰是太子,也不會輕易放過自己,這一點李公公心知肚明。其實自從小季子將未央宮那一夜的真相告訴自己的時候他就知道,他的下場也許和小季子沒什么區別。

    只不過之前的他早已心如死灰,所以是生是死都沒什么掛礙。可今日得知黎氏血脈尚存,他忽然又有了求生的欲望。

    人便是這樣,有欲則有求,有求則有懼。

    無論如何,都要親眼確認一下,這信上說的是不是真的。

    李公公想起當日碧海送來東西時他曾經看過一份清單,上面寫著有一幅金泉駙馬的畫像。

    如果那金泉駙馬與溫帝真的是璟太后所生的孿生兄弟,那么畫像上的人應該是……

    李公公越想越不敢耽擱,腳步更加緊快。太子想必隨后就會派人將他“送”回海定莊,在此之前是他在宮中剩下僅有的一點點時間,他一定要趕在之前去弄清楚這鴿鷂急信上的真相!

    李公公迅速地出了常青殿,繞過百藤青苑和長寧殿,往南一拐入了個偏門。這是條宮中的近道,只有小太監小宮女們常走,李公公平日里自恃身份,并不從此過,今日也計較不了那么多。

    不一會兒,他便到了大內庫房,門口有兩個小太監正打著瞌睡。他故意放重腳步,咳嗽了一聲。兩個小太監驚醒過來,一看是李公公,忙起身來迎。

    “把門打開!”

    小太監們見李公公并不深究自己偷懶的事兒,趕緊識趣兒地取出鑰匙將庫門打開。

    “上次碧海國送來的東西,擱在哪兒了?”

    “回李公公,在寅號十六庫!”

    “都歸置齊整了?”

    “按公公的吩咐,都歸置齊整了。”

    “一件不少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除了那些魚,一件不少。”

    李公公點點頭,探頭入了庫房。

    樟仁宮的庫房占地不小,單論方圓怕是比常青殿還要大一些。不過這里在李公公的手中已經管了幾十年,一草一木都十分了然。所以他也不用小太監引路,輕車熟路地就往寅號十六庫走。

    “取清單來。”

    一句話,小太監趕緊去取了過來。

    庫房頗有有些陰暗,李公公隨手從袖中取出一顆夜明珠,就著珠光對著清單細細看了起來,那珠子大如鴿卵,照得紙上一片華彩,直看得邊上兩個小太監屏息瞠目。

    看了一會兒,李公公忽然呼吸急促了起來,他竭力壓抑住心中忐忑,指著清單上的一行字佯裝鎮靜地問道:“這里記著有一幅像,是碧海國金泉駙馬的畫像,你們擱在何處了?”

    庫房中珍寶千千萬,大多都是包得嚴嚴實實看不見。小太監們起初見李公公親自前來,還以為是要尋什么了不得的寶貝,心想可以趁機開開眼,不料只是為了一幅畫像,當下好生失望。

    “徒弟記得畫像是擱在了那

    兒。”一個小太監想了想,朝角落翻揀了一會兒。

    “是了,就擱在這兒,師父!”

    李公公定睛一看,果然是一卷畫軸,卷軸外還套著厚厚的一個軸袋。

    他的心幾乎要跳出嗓子眼兒,這就是那幅金泉駙馬像?

    李公公其實本想一人獨自看畫,不料那兩個小太監十分討好,一個褪了軸袋,一個執起畫卷,兩人手腳麻利地一人一邊將畫軸展了開來,想要喝止他們已是遲了!

    當畫像呈現在眼前的那一瞬間,李公公的臉色變得煞白,如同木像一般呆在那里。

    那倆個小太監不解,也朝畫上看去,忍不住一道“咦”了一聲。

    “這不是圣上的畫像么?”

    “是啊,怎么和碧海的東西混在一塊兒了?”

    李公公回過神來,忽然破口大罵起來:“還不都是你們這群不長進的猴崽子,辦事兒一個比一個馬虎!要不是我細心察覺到你們把圣上新畫的畫像給混到這里來了,這碧海的東西日后送到太子妃那里,豈不是要釀成大錯?我看你們是活膩歪嘍!”

    李公公聲色俱厲,嚇得倆個小太監連連討饒。

    “行了,既然已經被我找到了,這事兒我今日就替你們遮掩過去,你們見了任何人任何事,都不許提及,不然休怪保不住腦袋!”

    小太監們心里千萬個疑問卻哪里還敢問半個字,除了感恩戴德和磕頭再沒別的想法。

    李公公親手將那畫軸仔細地卷了起來,“這畫像我就先帶回常青殿去了,剩下的東西你們須得仔細看管,再不許有任何差池,聽清了么?”

    “聽清了,聽清了……”

    李公公“吁”了一口氣,手中緊緊地攥著那幅卷軸自出庫房去。

    不管怎樣,這最重要的證物現在已在自己的手中,而且沒有第二個人知曉,無論如何,不能讓這個秘密再擴散出去了。

    李公公一想到溫帝親手掐死了黎太君的事,就覺得心痛不已。溫帝對慕云氏的恨已是根深蒂固。

    死了慕云佑和慕云佐雖然也是傷心,但畢竟溫帝才是璟妃的兒子,自從她死了之后,再沒有人比溫帝更重要。

    可如今萬一溫帝知道了太子妃是慕云氏,那會怎樣?都是璟妃之后,豈不是要同根相煎……

    這時,李公公猛然想起一件事。

    溫帝的壽宴上,太子妃現身時曾經將袖中的九龍佩露與太子看。那九龍佩倒沒什么稀奇,可拴著玉佩的那根羅纓怎么瞧都覺得眼熟,當時因是太子妃的貼身之物不好討來細看。現在想起來,那式樣不正是我陰牟國人常用來打結織纓的式樣么?

    璟妃生前常常自己親自織結羅纓,分娩之后便取了兩根分別塞入了倆個孩子的襁褓中,式樣一樣只是顏色不同。溫帝的那一根在璟妃死后被自己偷偷地私藏了起來做了念想,沒想到流落在外的那一根竟然會出現在太子妃的身上。

    這是世事無常,還是天道輪回?

    </br>

    </br>

本章網址:http://www.ninwxs.live/13_13547/12591423.html
奇書網:www.ninwxs.live
奇書網手機版:m.i7q8.com
黑龙江十一选五玩法规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