愛奇小說網 > 網游小說 > 聯盟之魔王系統 > 第一千四百四十一章 戰斗之夜
    游戲正式開始!

    雙方火速買到出門裝,極速出門前往河道。

    雙方依然很想打一級團,但是這局兩邊的思路沒有一致,一邊去了上路,一邊去了下路。

    猜測對方的行動,是一件需要運氣的事情。

    落日這邊有卡牌的黃牌,慎的e,控溫的蘭博,一級團并不虛。

    而rtx這邊,一樣有一個殘血戰斗力爆表的奧拉夫和兩條命的冰鳥,同樣也想打。

    只是這邊互相博弈,想的太多,沒有走到一條路上。

    常規的開局,沒有一級團的影響,就更加的看線上能力了。

    上一局,因為有人頭的影響,所以優劣勢,受到了不小的影響。

    中路陳牧和冰鳥的對線,并沒有什么太大的看點,卡牌壓人這種操作,牧晨倒不是沒做過,也不是做不到,只要走位躲冰鳥q,就可以完成壓制。

    但是,因為要考慮打野的存在,所以陳牧不會做這樣的事兒。

    如果這個游戲是個solo游戲,人們會看到牧晨的優勢,絕對不是目前這么一點而已。

    陳牧只要無所謂生死,瘋狂壓線,換血,當對面打野不存在,再當自家打野不存在,吃完線吃野,那么他在中路的補刀壓制,恐怕會超過全世界的任何一個人。

    目前人們看到的補刀壓制最多的是夜叉,長期壓刀五十加,一百刀也是常有的事兒,其次是阿修羅,上單線上,對位壓制起來,甚至可以越塔斷兵線殺。

    出現過吸血鬼壓船長七十刀的非人操作,而陳牧最近一年,已經很少有超高的補刀壓制了。

    因為,他是這三人里,被抓次數最少的,三年沒有在正賽里被單殺一次的戰績,前無古人,后也未必能有來者。

    說白了,就是這個牧晨雖然很強,但是過于慎重,都已經要滿三年了,再出現被單殺,也太不完美了。

    所以中路前期是很和平的,打野配合上單刷野,gank的事情,交給了輔助。

    兩邊的輔助,兩級的時候,就一起來了中路找機會,小亮先手找機會,從側面極限距離e了一手。

    塔姆立刻從陰影中出現,本來是來gank的,改成吃掉冰鳥,想躲一手陳牧的黃牌。

    但是陳牧看到塔姆過來,就猜到了他下一步的動作,何必要浪費技能打冰鳥呢?

    先是一個小走位躲過塔姆的長舌q,再一張黃牌,看似丟冰鳥,出手的目標卻是塔姆,把塔姆定在原地,配合慎消耗一套,讓塔姆血量盡可能低一些。

    血量低,做什么都會畏首畏尾,后期你一套打殘對面,都可以直接開大龍了,前期沒有那么大作用,但是可以讓塔姆浪費更多的時間。

    不過塔姆也不著急,現在輔助為什么可以更加頻繁的游走,主要就是春季賽的一個版本里,給了輔助一點幫助。

    落后經驗加成制度,如果你等級落后全場太多,不用著急,你的經驗獲取會比別人更快,稍微吃點兵,等級就可以追回來。

    這也是拳頭保護弱者,保護新手的一種方式。

    讓新手不會被虐的落后七八級,到死都是一個可憐兮兮的等級。

    但是這樣,也讓職業比賽里的隊伍差距又縮小了一些。

    一些游走失敗的輔助打野,本來是崩盤的節奏,但是現在卻是可以玩了。

    這也促進了傳送這個召喚師技能的越加火熱,你想想你帶點燃單殺對手,結果拉不開等級差距,那么就滾不起雪球。

    發現這一點以后,帶點燃的自然會不斷減少,更多的人會選擇傳送這種更具有戰略意義的裝備。

    小小的敲打了一下這個塔姆,繼續回歸正常的對線,塔姆這個英雄,大家都喜歡叫他蛤蟆,但是實際上,這個英雄其實一只鯰魚。

    但是普通玩家對鯰魚這種生物不算熟,所以哪怕很早就有人科普了這個生物的本質,但是依然沒有人愿意改變叫法。

    誰知道拳頭是不是欲蓋彌彰,為什么一只鯰魚的技能,總是用舌頭去舔呢?

    中路和平對線,上下路又到了穩定換塔的四分鐘。

    一邊拿一個上一塔,一邊拿一個下一塔。

    這一幕,觀眾真的審美疲勞了。

    從小組賽開始,每一場都是如此,看的實在是想睡覺,但是為了看中后期的精彩戰斗,必須忍受這無限的重復。

    拳頭也是終于想到了一定的辦法,考慮s6賽季進行上線。

    這種比賽上每場必須看見,但是路人局幾乎無法模仿的戰術,似乎真的沒有意義,讓職業比賽和路人玩的完全不是一個游戲。

    路人這五年的時間,除了s1的混沌時代,基本s2開始,分路就是一模一樣的rank局,上單打野中單下路。

    不管他們看幾百場還是幾千場比賽,都不會走哪怕一次的換線。

    前四分鐘,很難發生戰斗,因為兩邊都必須做一樣的事情,不然節奏就要落后對方了。

    要是有一方推掉一塔的時候,另一方還差的遠,那等換線回來,他可能未來十幾分鐘都沒法拿到這座塔。

    巨蟹的蘭博,和秧歌的瑞茲,再次在上路相遇,補刀都是個位數,這個時候,完全一樣的經濟,誰能打出優勢,就完全看個人了。

    觀眾已經習慣叫楊帆的id為秧歌了,他想讓大家稱呼他一聲楊哥,恐怕得贏下決賽,拿到mvp才能占到這個id的便宜。

    yangge這個id,有著多重意義,一個是自己姓的拼音,一個是喜歡聽人叫哥,還有一個是島國語里,秧歌的發音是黑幫。

    也就是最近很火的jojo第五部主角的夢想,成為黑幫巨星,空耳的叫法,那就是秧歌斯達。

    id也要發著躍動的光,這是楊帆此生不滅的信仰。

    陳牧這局把舞臺讓給了蘭博,這局耗子又要去上單了,卡牌不需要幫,好好發育支援邊路就可以了,冰鳥也沒有什么抓的必要。

    而蘭博不同,這是個carry型的上單,前期非常重要,也特別怕抓,全世界都知道,蘭博好抓,你不抓他,就等著巖漿炙烤吧。

    常浩的盲僧,這局又要去上了,中路自生自滅,全靠自己。

    這就是落日戰隊,一切戰斗都是為了勝利服務,而不是為了某個人服務。

    有一些隊伍,一旦一個明星選手過于亮眼,整個隊伍就不會不自覺的圍繞著他。

    然后形成一種印在骨子里的打法,比如這局教練已經決定了,要主打上中野,但是隊伍打了不到五分鐘,tp就全交下路了,打野也不知不覺的硬來了三回。

    出現這種ad,是一個隊伍的靈魂,陳牧也可以成為這樣的靈魂,一句話,上單tp就得交中路,輔助打野就要來,全部圍繞著他打,哪怕用的是一個卡牌。

    但是陳牧一直在避免這樣的情況,一個人當英雄雖然很爽,但是對勝利不利,所有隊友都被自己練起來了。

    s5開始,前半段更是巨蟹的秀場,陳牧隱身發育了很多局,讓上單c起來!

    有三個發力點,一定比只有一個發力點要好。

    巨蟹上路打的很兇,這局有打野罩著,還有卡牌的隨時tp,以及寒冰的tp。

    風水輪流轉啊!

    是的,boom發動了他的寫輪眼,一場比賽的時間,不但偷到了寒冰這個英雄,連tp都一起偷過來了。

    帶著閃現tp,打一手支援和補線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偷起來了,這個boom偷學我party的成名絕技?”有彈幕說道。

    “這個tp寒冰,沒交學費吧,至少二百,包教包會啊。”有人開玩笑玩梗。

    “什么學費,搞的像帶個tp還得交專利費一樣。”也有不懂梗的耿直觀眾出來懟人。

    用對方的玩法,還有這種說法的,那全世界的人,都是偷學第一個帶閃現的玩家嗎?

    這就相當于一個抄襲和借鑒的區別,抄襲是復制粘貼具有知識版權的東西,用來牟利。

    而借鑒,則是在原有基礎上創新,你畫蘋果,我也畫蘋果,我借鑒了你畫法,但是畫出來的是自己的東西。

    不過在boom眼里,職業選手的事情,怎么能叫偷呢,這叫學習,誰會說姑蘇慕容的以彼之道,還施彼身是偷,他被黑,只是因為他菜而已。

    要是慕容是世界第一高手,人家只會說你會百家武學,牛逼的不行好嗎!

    光速學到寒冰的tp閃現流,并且化為自己用,這是實力的表現。

    解明安更是殺人誅心,還在上一把楊帆奎因插眼的位置,也插了一個假眼!

    就是這個眼,讓party上一局adtp支援上單,抓的解明安生活不能自理,這一局對手肯定有防備,但是可以給到他很大的心理壓力。

    從而贏得對線的優勢!

    這些因素加在一起,讓楊帆壓力很大,對面這手學的太快了,玩心理戰啊。

    楊帆虛了,這一幕,像極了上一局,指不定對面要怎么安排自己呢!

    所以楊帆打的很穩,w都不交一下,生怕前腳交了,后腳一個盲僧就不知道從哪里踢了過來,還有寒冰卡牌,六級以后還有個慎!

    這你大爺的,還讓不讓人玩了,我就補刀還不行嗎?

    游戲時間,前七分鐘,沒有爆發一個人頭,雙方比的是一個對線能力。

    而奧拉夫頻繁來中,抓的冰鳥領先了卡牌的補刀,但是分了一點冰鳥的經驗。

    這個細節,被陳牧抓到,這說明自己到六的時候,冰鳥應該還要多吃幾個兵才能支援。

    上路補線同時用掉tp,那么第一波抓人,自己可以取得一個時間差上的優勢。

    中路冰鳥神奇的補刀領先,上路也是神奇的蘭博補刀領先,這是雙方戰術的不同,但是很多觀眾其實看不到這些東西。

    只會覺得,巨蟹的蘭博很牛,近戰壓遠程刀,冰鳥更是牛掰,壓了牧晨的刀。

    陳牧毫不擔心,因為被動的存在,自己的經濟,其實反而是領先冰鳥的,個位數的補刀,換來上路的優勢,根本不虧。

    當陳牧偷偷吃掉耗子兩個f4小怪到六的時候,節奏發動機,就開始了!

    大招,命運!

    照亮全場所有敵方英雄的位置,開大的同時切牌,分析局勢,小亮慎在開大前就得到消息,提前卡草叢視野近身。

    在大招亮起后,慎直接e閃命中塔姆,寒冰過來補上減速,陳牧卡牌先是落地小炮身邊,q技能騙出小炮w,再故意捏著黃牌追擊。

    小炮下路仗著位移多,視野布置不足,所以并不知道盲僧在哪個位置,生怕被卡牌暈住以后,盲僧過來補上來,那不是全都要死?

    所以只有果斷的交了閃現進塔,陳牧目的達到,塔姆是必死的,但是抓一個必死之人的時候,能多賺一點,那自然是更好的。

    不貪,卡牌這個英雄就沒有靈魂了,這是一個天生的賭徒,玩牌的手藝,出神入化。

    最后黃牌還是交到了塔姆頭上,人頭讓給寒冰,陳牧這一局,玩的是支援控制,主力輸出,還是上路和ad更給力一些。

    而flower的奧拉夫,趁機開始入侵盲僧的野區,他玩游戲,可不像外表那般的儒雅隨和,是一個出了名的暴躁老哥。

    打野手法相當之殘忍,仗著盲僧不敢跟自己對拼,野區當面搶野,e加懲戒的雙真傷,讓耗子確實有點搶不過。

    論操作和個人能力,這個打野選手,應該是在耗子之上,但是耗子走的跟他不是一個路線,不一定操作好的,就更容易贏。

    落日換一個flower這樣的打野,也許就沒這么多冠軍了,他的打野,carry的時候非常秀。

    但是沒有聲音的時候,就一直在刷,贏比賽的時候,人們叫他花姐,輸的時候,可就是叫他刷姐了。

    奧拉夫看準下路慎交了e閃,已經沒有技能,到六以后的第一波gank,就是選擇的下路。

    帶著真眼確定下路有一波的視野真空期,這是打野算計對方眼位時間的叫法。

    一波眼消失,沒有立刻補上的這一段時間,就被稱為真空期。

    頂尖打野,都必須掌握好這樣的真空期。

    這回輪到塔姆先手了,q中以后,立刻閃現跟舔,奧拉夫從草叢殺出,斧子減速,寒冰交治療閃現先跑,再回頭減速輸出。

    奧拉夫在寒冰w還沒有到自己身上的時候,開出大招,無視一切控制,幾刀剁死交e的慎,拿下人頭,繼續回去統治野區。

    殘血對于奧拉夫來說,根本不是問題,還提高了刷野怪的效率,所以被寒冰點殘,只要沒死,甚至是好事。

    陳牧放棄用tp支援下路,因為一旦交t,對方冰鳥一定同步趕到,對方始終多那么一個人,得不償失。

    而耗子的瞎子,操作未必有花姐的靈動飄逸,但是r閃,可是他s4第一個踢出來的。

    這一年來,練的更是如火純青。

    你抓下,我就抓上,巨蟹先一步大招火烤減速,再進塔吸引仇恨,給盲僧時間摸眼進塔,r閃踢回qq出塔,上野配合,擊殺瑞茲。

    但是耗子的打法是刻意的把人頭讓給蘭博,一個盲僧吃什么人頭?

    這是很多人都懂的道理,但是能做到的人居然不是很多,就像無數人從小聽到大的真善美,進入社會還是慢慢變得現實冰冷一般。

    盲僧不該拿頭,但是不拿野區要被一直欺負,拿了有裝備,可以跟奧拉夫剛正面。

    這樣,贏了就是拿了人頭的c,輸了就是打野野區打不過被反爛掉。

    這個時候,你真的可以保證自己一定會為大局考慮嗎?

    耗子這些年,為輸掉的比賽背鍋,也不是一兩次了,他也想過要不要k點頭,讓人們看看我也是可以c的,但是想想依然算了,他對打野的定位,就是四號位,只有前面三個大哥都不行的時候,才應該由第四號接管比賽。

    落日需要第四號站出來嗎,不需要,那么這些輿論,能奈我何?

    雙方這一局,又是一場你來我往的人頭大戰,打的無比激進,各自不斷打出精彩操作爆發人頭。

    讓人們一度懷疑,s5真的是講究運營的嗎,怎么這個決賽打的越來越嗨了,這場比賽要爆發的人頭,可能不會比上一局少啊。

    “這又開始了人頭大戰了,今晚倒完全可以叫做戰斗之夜嘛。”嚴謹感慨道,每年lol周年慶的主題,就叫做戰斗之夜,只要打上那么一局,就可以領取到不少的獎勵。

    今晚的比賽,激情程度,真的很有戰斗之夜的感覺。

    ---

    ps:今日更新到,明天有可能請假,有不少事情要做,提前預祝大家周末愉快。

本章網址:http://www.ninwxs.live/1_1040/12591426.html
奇書網:www.ninwxs.live
奇書網手機版:m.i7q8.com
黑龙江十一选五玩法规则